Login Form

农村人口大量迁移到城镇后

2018-09-06 22:25

(4)对农村宅基地及其建筑物核发与城镇商品房相同的土地使用权证和房屋所有权证,并参照城镇商品房管理法规,设定土地使用权的年限为70年。

(1)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宅基地使用权和农民房屋的转让,必须在政府的监督指导下进行,严格实行审批制度和政府指导价或评估价制度,防止出现违法转让土地甚至损害村集体和农民利益的现象发生。对于明显低于指导价或评估价的,不予转让登记。建议以县、区为单位,设立统一的交易大厅,提供信息咨询、产权登记等服务。

2、土地和住房大量闲置。农村人口大量迁移到城镇后,由于劳动力的缺乏,农户承包的土地被大量弃耕闲置,这在中西部地区尤为显著。前些年逢年过节还经常回乡的农民工,随着在城镇住房条件、经济条件的改善,已很少回乡居住,原有在宅基地上修建的住宅闲置起来。很多村庄逐渐成为“空巢村”。

(3)宅基地对广大农民家庭来说,当前仍然是“安身立命”之本,且具有唯一性。对计划出售宅基地使用权和住宅的农民家庭,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必须确保其另有固定住所,或者在城镇有稳定工作和收入,或者即将拥有固定房产,防止因为出售宅基地带来农民家庭流离失所、无处安身的问题,否则不得批准出售。

2、通过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可有偿流转,农民宅基地使用权和自有住宅可上市交易。根据我国土地管理法规,农民对承包的土地拥有一定期限的经营权,对集体划拨的宅基地有使用权;根据物权法精神,农民对宅基地上的建筑物拥有所有权。当前,农民进城后,土地大量荒废、住宅大量闲置的问题之所以比较突出,其根本原因在于目前我国的土地管理制度等法律法规,尚未对承包土地的流转做出明确规定,对宅基地使用权严禁买卖,对买卖农民房屋的行为不予承认和保护。

新型城镇化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任务,也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要使新型城镇化实现可持续的、良性发展,必须解决好三方面的重点问题:

1、明确农村集体土地产权,为土地管理制度改革打下坚实基础。今年中央1号文件已经提出,“全面开展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用5年时间基本完成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加快包括农村宅基地在内的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和建设用地使用权地籍调查,尽快完成确权登记颁证工作。”这是全国广大农民的福音。5年太长,只争朝夕,提早准备,快速推进,力争早日完成。

4、极大地提高农村和农业的吸引力,有助于推动有知识有文化的大学毕业生,和有技能、有经验、有资本积累的城镇居民回乡创业工作,既能解决当前大城市的就业压力和环境承载压力,又能使广大农村地区和新型城镇化建设走上快车道。

2、确保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资金来源。新型城镇化除了解决人的问题,还要解决基础建设的问题,特别是在广大中小城镇。其资金来源不外乎三个渠道:政府拨款、社会投资和农民自筹。其中,政府拨款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各类补贴、补助;社会投资主要用于可盈利的建设工程和产业项目;农民自筹资金则主要解决农户的安家立业问题。这三方面缺一不可,对每个家庭来说,解决安家立业的资金是最现实、最迫切的问题。

农民宅基地及其建筑物可自由交易后,意味着城市里的部分所谓的“小产权房”,即农民合法自建房也可核发房产证并上市交易,这将有效增加城市住房的供应量,在当前房地产调控政策不放松、房价却依然抬头趋势明显的背景下,将发挥有效的抑制房价作用。

1、人口大规模迁移。农村人口向大城市和中小城镇大规模迁徙,中青年人已很少呆在农村,基本在外打工、经商、求学。老人和小孩特别是老人成为农村主力。

2013年新春伊始,中央1号文件再次聚焦农业、农村、农民问题。而在此前,“新型城镇化”已持续成为中国经济的高频词汇。城镇化与三农问题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只有解决好三农问题,才能为城镇化筑牢可持续发展的强大动力。

(1)农民所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可有偿流转。流转后收益由村集体和农户5:5分成。国家不征收税费。

(2)购买宅基地使用权后新建、重建住房的,必须符合规划,层高和面积必须严格限定,不得超标建设,否则不予发证。

(2)农民家庭的宅基地使用权和宅基地上建筑物在农户自愿、符合相应条件的情况下,可向农村居民和非农居民有偿转让甚至公开上市交易。收益全部归农户所有,村集体不参与分成。政府依法征收税费。

因此,建议修改现行土地管理法规,废除不合理的规章,实现农村集体土地和农民房屋的资产化和可自由流转、交易,明确规定:

为解决上述三方面问题,我认为当前的一个关键,就是要尽快研究推进农村土地管理制度改革,重点是对农民承包的土地、分配的宅基地和自建住房等生产资料实现资产化。其好处十分明显: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中国广大农村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呈现出与改革开放初期至20世纪末21世纪初截然不同的状态。体现在:

2、通过农村集体土地使用权的资产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留在农村继续务农的农民可以通过抵押、转让、入股等方式,吸引更大规模的社会资本参与到新农村建设中来,推动家庭农场、农业龙头企业等现代农业快速发展。

1、使脱离农村农业的农民兄弟不光“洗脚上田”,而且“带资进城”,让农民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土地,真正成为农民的财富,使进城农民手握安家立业的“第一桶金”,而不至于出现在城市居无定所甚至沦落为赤贫阶层的情况。

3、实现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同步推进。新型城镇化不是只建设城镇,更不是要放弃农村,只有广大农村地区实现现代化,中国才能早日实现现代化。农村的现代化要在政府、社会、企业、农户各方因素的共同努力下方能实现,尤其是充分调动社会、企业和农户的内在积极性。必须要有创新的思维,必须向改革要资源,要动力,要活力。

3、现代农业发展乏力。由于缺乏法律、政策和资金的扶持保障,目前广大农村地区的现代农业发展尚处于探索起步阶段,发展速度十分缓慢。土地集约化利用率还不高,一些专业大户的发展存在难以为继的现象。

3、通过盘活集体土地这一农村最大的资源,将大大减轻政府为推进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所肩负的财政压力。

5、是扩大内需和推动中国经济在当前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下下可持续快速发展的强大动力。

(3)购买宅基地使用权和农村房屋所有权后,权利人经批准可对房屋进行修缮、重建。

这就导致一方面占有宅基地、建有房屋,已在城镇扎根的农民兄弟想卖掉住房,以换取资金在城镇购房、创业,另一方面一些城镇居民希望到农村买块宅基地,建造住房,二者却都不能如愿以偿的困局。农民只好怀揣“金馍馍”却“光着膀子”进城,城镇居民也只能在高房价下望房兴叹,难圆住房梦,农村土地资源和社会资源被极大浪费。

同时,宅基地盘活后,购买者通过新建或翻新房屋,将带来大量就业和工作;城镇人口通过购买宅基地移居农村,也将促进当地的消费、旅游等。这在当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复杂严峻的背景下,将发挥有效的扩大内需、刺激经济的作用。

1、实现农村人口向城镇居民的有序转化。不能简单的将农村人口“赶进城”。农民进城容易,扎根难。必须妥善解决好农民进城后的就业、居住、社会保障等一系列问题,使他们真正“扎根城镇”。这些就业、居住和社会保障问题依靠什么来解决呢?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最主要还得靠农民家庭的自我努力和奋斗。我国“三农问题”历来突出,其关键原因在于农民的收入低、保障少。在这种客观条件下,如何使进城农民“底子厚”、“底气足”,有起步的资金,显得至关重要。